四川新闻网首页  市州联播主页   主管主办: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

建议恢复家访制度 “治理家长作业”提案引委员热议点赞

2018年01月26日 14:34:47 来源:成都商报
编辑:本网编辑

热点追踪

昨日的一则提案,在成都教育圈中激起了不小的浪花。民进四川省委向四川省政协提交了一份《治理“家长作业” 促进义务教育健康发展的建议》的集体提案,建议厘清家校职责边界,禁止学校和老师安排家长检查批改学生家庭作业(成都商报昨日报道)。

对此,省政协委员中的教育专家怎么看?昨日下午,记者在小组会议现场,采访了多名委员,其中不少委员点赞了上述提案,省政协委员司马向林、杨胜宽同时提出了恢复“家访”制度的建议,希望打通家校沟通渠道,让家校共育真正落到实处。

委员热议

不提倡“家长作业”,并不意味着家长要脱离学生教育。学生的成长需要学校家长的互动,家长可根据家庭能力和自身对教育的理解,自行安排教育。

家庭作业应该由学生独立完成,作业量则应由学科老师自行控制,如何布置合理的作业是考察教师能力的“一门艺术”。

家庭作业目前确实出现了超负荷的情况,因此提高教师队伍的职业素质迫在眉睫。

建议恢复“家访”制度,让教师和家长能够进行一对一深度交流,明确了解每位学生的情况。

省政协委员、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

不提倡作业由家长负责

学生成长

需家校良好互动

民进四川省委提交的集体提案中,引用了四川一个城市的调查数据,称84%的受访家长因陪孩子写作业而头疼。上述家庭作业的范围,除了听默写课本内容,家长们还需要负责孩子的作业批改、问题解答等。“这种情况,我们是绝不提倡的。”对于作业由家长负责的情况,省政协委员、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表示,布置作业对学生来说是必须的,但就作业强度来说,应在中小学延长在校时间的情况下,尽量要求学生在校完成作业,“回家后原则上不再布置作业”。

朱世宏委员介绍,四川省坚决反对幼儿园教育小学化。小学阶段不能有过重负担,按照教学计划规定完成就可以了,除非有个人潜质、特长,可根据学生自身发展显现的特点,给予引导。

不过,朱世宏委员也提出,对于学生的不同情况,也应该分情况讨论,“不能把个别问题普遍化”。其中,普遍情况是教师不能给家长造成负担,例如让家长签字、检查作业等。而个别问题则是指学生在某方面确有需求,那么教师对学生进行适量的额外教育也能够理解。例如如果学生缺乏学习能力、未能在校有效进行学习,那么留至家庭的“作业”,也不能再被称之为“家庭作业”,家长需要检查的个别行为,也不能被普遍化。

不提倡“家长作业”,并不意味着家长要脱离学生教育。朱世宏委员指出,学生成长需学校家长互动,家长可根据家庭能力和对教育的理解,自行安排教育。“例如成都一些学校,就有很多家长成为志愿者,自愿参与课后的‘三点半课堂’,义务为学生进行辅导,带学生参与游戏、实验等活动,从而实现良好的家校互动。”

省政协委员、树德中学校长陈东永

如何布置合理的作业

是考察教师能力的“一门艺术”

对于“家长作业” ,省政协委员、成都市树德中学校长陈东永则表示“不理解”,并点赞了上述提案。

在他看来,家庭作业应该由学生独立完成,作业量则应由学科老师自行控制,如何布置合理的作业是考察教师能力的“一门艺术”。

“家庭作业应该是在教师具体安排下由学生独立完成,这个责任不能延伸到家长。”在陈东永委员看来,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本身处于成长期,出现不自觉的情况是人之常情,学校和家长需要做的是培养和塑造,而绝非由家长承担和临时修正这个问题,这样既不能培养学生独立学习思考的能力和习惯,同时也让家校的教育生态出现不和谐的情况。

什么是合理的作业?教师应该如何来布置?在陈东永委员看来,上述提案的想法很合理,教师在布置之前就应该提前考虑到作业的预计完成时间和知识点。“如果需要家长花大量时间在家完成听写等练习,那么就说明作业的布置可能存在机械重复的情况。”

省政协委员、富顺二中校长陈刚

家庭作业如何“定量”:

作业有多少

老师批改多少

省政协委员、自贡市富顺二中校长陈刚坦言,“家长作业”这类问题确实存在。作为一个有着28年教龄的教师,他告诉记者,“家长作业”并非个例,而是整个教育生态圈出现的一种不良习惯,这一做法对于家长来说“很不公平”。

陈刚委员所说的不公平,首先体现在家长与学校的关系上。他提出,教育学生是教师的本职工作,但一些教师却将这项责任部分转移到了家长身上,而家长因顾虑无法直言,因此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。

对于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,“家长作业”为家长带来的不公平则更加明显。陈刚委员表示,一些留守儿童的家长外出打工,因此教育责任多在爷爷奶奶身上,但这一代人可能存在不识字、文化程度不高的情况,老师提出的诸多要求“显然是不合理的”。

接下来,应该如何解决“家长作业”的存在,以及作业的定量问题?对此,陈刚委员提出了对策,“一方面,我们要坚决杜绝教师为家长留作业的情况,同时我们正在针对教师试行一个新制度,学生要做多少作业,老师就必须亲自批改多少,让教师在设置题目时能提前考虑师生双方的工作量和完成效率。”

省政协委员、乐山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杨胜宽

家庭作业超负荷

提高教师队伍

职业素质迫在眉睫

在不少委员看来,要想改变“家长作业”的状况,首先应该从改变教师思维做起。对此,省政协委员、乐山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杨胜宽表示,家庭作业目前确实出现了超负荷的情况,因此提高教师队伍的职业素质迫在眉睫。

提出这一观点,源于杨胜宽委员的自身经历,他也是一名家长,在孩子读中学期间,老师曾多次要求家长担负批改作业,以及监督听写、背诵等工作,这让本就工作繁忙的他不堪重负。他还清楚地记得,孩子凌晨才完成作业的情况不在少数,而第二天依旧需要早起到学校。

作为培养未来教师团队的师范学院,杨胜宽指出,提高教师队伍的职业素质迫在眉睫,一方面,师范院校的教师应该为学生作出示范,提醒他们未来在岗位上如何做好一名教师。“另一方面,师范院校的学生在进入学校完成实习的过程中,也应该多学多悟,把握好家校关系的尺度,和家长共同对学生进行良好的教育。”

省政协委员、省经济法律研究会会长司马向林

建议恢复家访制度

让教师和家长

一对一深度交流

“这个提案我在会上就有注意到,真的值得点赞!”省政协委员、省经济法律研究会会长司马向林表示,作为一位父亲,他确实感受到“家长作业”给家长带来的困扰。

“我认为现在有部分教师对于自己的教育职责并没有负起责任,‘家长作业’只是一方面的表现。”司马向林委员表示,家校关系的首要问题,是要解决如何厘清职责问题,确定各方应该为学生的什么方面负责。

“但是,家校关系不应该在职责厘清的情况下被割裂。”司马向林委员提出,建议恢复“家访”制度,让教师和家长能够进行一对一深度交流,明确了解每位学生的情况。

司马向林委员还特别提到了“家校共育”。在他看来,学校和家庭都应该为学生的教育负起责来。对于学生的学习问题,学校应该承担起应有责任,教会学生“可以做什么”;而对于学生思想品德等情商方面的教育,家庭则负有更多责任,要教会学生“不可以做什么”。

成都商报记者 邹悦 实习生 陈星宇

原标题:建议恢复家访制度 打通家校沟通渠道